一帘心事碎碎念,你许作者温暖时光
分类:房产楼市

也许,这世间,人与人的相遇,原本就是一种奇妙的缘,而那相逢的一瞬,竟可以穿越千年,抵过了世间万千的暖……

雪,一直安静地下。

——文/红尘一笑

这个冬天,似乎急于破茧而出,还未等得及深秋站稳华丽的舞步,便在接踵而至的雪事中,盈一怀浪漫,调皮了扬扬洒洒的冬之梦……

夜,阑珊。掬一捧月色,编织成思念的霓裳。

喜欢落雪的季节,盈一怀心语,轻踏薄凉,那倏然入怀的温润,也便会于悄然间呢喃。游弋于季节之上,捡拾过往,你在或不在的时光,都凝定成一个画面;你来或不来的日子,同样是思念里绝美的风景。

想,此刻的你,也许,正枕一帘幽梦,酣然于梦里飞花的香甜。而我,只想以字字珠玑,为你,碾一缕墨香,轻吟生生不息的念。

站在雪花的霓裳中,张开双臂,仰天微笑。你说,那是你最喜欢的样子,我就以这种姿态,静立雪中,向你柔声倾诉。拈一片雪花,携一束芬芳,那些欢声笑语,也便穿过时光的门楣,在落雪的天空闪亮……

清浅流年,拾缀点滴,一些记忆,宛如一阕清词,于半醒半醉间忽明忽暗,是梦是幻也是真。初见时的那一缕花香,迎风依然可以嗅得。阡陌红尘里,谁的笑红了谁的颜?谁的羞又润了谁的眼?

远方,究竟有多远?我们终究是隔了一座思念的城。于思念里跋涉,我渐渐学会了守望。等待的日子里,没有忧伤,相思成瘦,只是,孤独也幸福。

也许,这世间,人与人的相遇,原本就是一种奇妙的缘,而那相逢的一瞬,竟可以穿越千年,抵过了世间万千的暖……

莫名地喜欢上了文字,喜欢上了踏雪寻梅,好想那梅林深处,是我梦的天堂,有你盈笑的唇和眼,是我触手可及的暖。尘世静好,那些呢喃软语,在不知不觉中晶亮风中的眸,一一细数的期盼,被我熨帖成美好,妥善收藏。只是绵长于掌心的温柔,袅娜成春天的绿,以不可抑制的疯狂,潜滋暗长……

很多的时候,就这样静静的想:期待,应该是蓬勃盛开的花吧?于悄然里绽放。那萦绕于心头的念想,也便葱葱郁郁,即使隔着经年的栅栏,仍会固执且安恬。

有人说,时间可以冲淡一切。但,时间也可以累积一切,不是吗?

始终相信,文字是有灵性的,袅娜了缱绻。一如你我,隔涯亦挂牵,满满的柔情,是风花雪月不能解读的温暖。以一颗素心丈量季节与季节的距离,以一片虔诚丰韵心灵与心灵的呢喃,悠悠笛韵中,且听且思且念,纤纤素手婉约的,何止是浅笑回眸?

落雪的季节里,我只想以这样的姿态,静立、嫣然,为你,碾一抹文字的香。然后,轻轻告诉你:你在或不在,爱都在……
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追寻,一曲一场叹,一生为一人。吟一句莫失莫忘,弹一曲千古绝唱,纵使天涯相望,也是美好且安然……

如何让我遇见你,

期待一场盛大的飘雪,好想你和我,就在这翩翩飞花里不期而遇,共守一份地老天荒。夜,这般静谧,纤指轻弹,可否许我,以一袭温婉,向你柔声倾诉?

在我最美丽的时刻。

喜欢听雪,喜欢在雪天穿了红色的外衣,静静漫步于湖畔。漫天冷凛,漫宇琼瑶,雪花,似寻梦的蝶,袅袅绕绕,与我眸中的笑深情对舞。仰起脸,便有一片、两片、无数片的雪花袅娜到发上、睫上,唇上,仿佛少女的吻,羞涩、冰凉而不失温润,然后,心,就在那一刻,生出几多的怜爱和淡淡的暖……

沿思念的脉络走近曾经,

有人说:落雪的声音,是天使的声音,能听见的人会幸福一生。静静听雪,品味的是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美轮美奂,感受的是“千门万户雪花浮,点点无声落瓦沟”的浪漫,也许,簌簌雪落的声音,更胜于梵哑铃上奏着的名曲,因为,又有哪一首乐曲能与这天籁之音媲美呢?

那段尘缘,也便静静地,

站在雪花的霓裳中,张开双臂,仰天微笑。你说,那是你最喜欢的样子,我就以这种姿态,静立雪中,向你柔声倾诉。拈一片雪花,携一束芬芳,那些欢声笑语,也便穿过时光的门楣,在落雪的天空闪亮……

绽放水寒烟翠。

远方,究竟有多远?我们终究是隔了一座思念的城。于思念里跋涉,我渐渐学会了守望。等待的日子里,没有忧伤,相思成瘦,只是,孤独也幸福。

始终相信,文字是有感情的,文字如心,浅笔静开。

莫名地喜欢上了文字,喜欢上了踏雪寻梅,好想那梅林深处,是我梦的天堂,有你盈笑的唇和眼,是我触手可及的暖。尘世静好,那些呢喃软语,在不知不觉中晶亮风中的眸,一一细数的期盼,被我熨帖成美好,妥善收藏。只是绵长于掌心的温柔,袅娜成春天的绿,以不可抑制的疯狂,潜滋暗长……

穿行于风尘俗世,轻吟着平仄流年,习惯了在淡淡的疼痛中寻找真实的自我,每每在轻舞霓裳处倾听灵魂的呼唤,任指尖轻触的时光,荡漾成温软的微笑,纵使模糊了青春,却典藏了生命最纯真的厚重。

一直以来,都喜欢做个安静的女子,安静的读书,安静的写字,安静的微笑,安静的让心语嫣然。

红尘。烟火。流年。清欢……

与你邂逅,我不知道是不是一场命中注定,隔着文字的曼妙,我们执手相望,真诚念安。如果相逢是一场烟火,那么,美丽是不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留恋?时光的流里,陌生的你我穿过万水千山,只一言对话,便仿佛是倾心已久……

一些走过,清淡无痕;一些梦幻,唯美了曾经。倒一壶往昔,与时光对饮,梦随心动,那些流年,就在浅笑里开出淡雅的花。

冬,薄凉,温情,却芳菲沁暖。

或许,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,始终在等你。经年远去,那情,那梦,纵使婉约些许淡淡的忧伤,然,忧伤若被明媚优雅安放,何处不是轻舞霓裳的温暖?

从此,我以一方执念,为你妩媚成永恒,指挥文字的千军万马,抚慰你疲惫的心灵。而你,将自己洇成一杯浓浓的茶,只为了,慰我疲劳时的唇。

自始至终知道,你就在不远处等我,等我伸出手,与你一起踏雪而歌。于是,安然取三千温婉,写就红尘情话,盈握一份不离不弃的初相见……

深知,这一场驻足,将倾尽我所有的温情;深知,这一个回眸,将续写所有的沉沦。而我,只想以泪流满面的感动,泅渡于你如水的深情……

如何让我遇见你,

也许,一些爱,不需要解释,微笑,便可向暖;也许,一些念,不需要表白,安好,便是晴天。

在我最美丽的时刻,

常常静静的想,多年以后,当你我翻阅流年里的章节,是否会为这一页而慨叹?那些美丽的爱与哀愁,是否会静好我们彼此生命里的沉香?

我是那个在水一方,临水而立的女子啊!

不愿将日子放逐,且将文字串成呢喃,来感应你的呼唤。亲爱的,你许我温暖时光,我愿,许你芳菲倾城!

携三千月华,夜夜为你踏水而歌。

只等你,

以倾城的爱恋,穿过水之湄。

轻轻抱走我,

连同,我的温柔。

这个冬天,来不及拥抱,蓦然回首,一颗心,却已零落如梦。

冬的况味,丝丝入骨……

常常想:你和我,或许只占了前世的缘,若不,怎会有今生的昙梦无痕?

这一生,究竟有多少人,曾万水千山地靠近,又云淡风轻地错过?谁是谁的过客,谁又是谁的归人?悠长的岁月,记忆的站台,寒来暑往,一帘心事,惟剩流年清欢……

一窗纷纷扬扬的雪花,恰似万千岁月随风……

或许,这世间有太多的东西,让人无从把握,亦如,十指合掌的誓言,被风干后在空中沉浮不定,如此这般的散了,淡了,远了……站在季节的边缘,守望一座空城,覆手寂寞,忧伤是一缕风,穿过指尖,遗落在淡淡的流年。回眸过往,错过的青春开过的花,都于低眉浅笑中窃窃私语,却原来,动了心的情,爱与不爱,都会伤人。

想念一个人,怀念一段情,忧伤在左,繁华若梦;幸福在右,荒无人烟……

雪,一直静静的下,飘在手里,落在心上,缠绵,微凉……

一帘心事碎碎念,一眸雪舞剪剪风。

本文由好彩堂资料发布于房产楼市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一帘心事碎碎念,你许作者温暖时光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
  • 一帘心事碎碎念,你许作者温暖时光
    一帘心事碎碎念,你许作者温暖时光
    也许,这世间,人与人的相遇,原本就是一种奇妙的缘,而那相逢的一瞬,竟可以穿越千年,抵过了世间万千的暖…… 雪,一直安静地下。 ——文/红尘一